请记住本站地址 2266av.xyz

偏僻租屋内

时间:2020-03-20 08:31:19

包玉婷一个人在学校边上租了一间房,因为地处偏僻,所以很清净,没人打扰

她从叔叔家逃回来,就躺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天。

过了几天,身体上的不适才渐渐消失。

这天她从学校图书馆回来,天很热,就直接走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包玉婷穿好胸罩和内裤,就走了出来,可一抬头就看见小客厅的沙发上竟坐了三个陌生男人!

包玉婷吓的尖叫来:你们!

你们是什么人?!

怎么进来的?!

包玉婷刚洗完澡,一头长发湿淋淋的搭在肩上,被淡黄色胸罩紧紧包住的一对奶子,高耸入云,随着她紧张的呼吸上下起伏;薄薄的内裤下隐隐透出一丛黑影,那是她浓密的阴毛;修长的两条大腿洁白无暇,如同两条玉柱。

这三个男人却不怀好意的盯着包玉婷淫笑着:咱们都是你叔叔的朋友,这可是你这里的钥匙!

哈哈!

小美人,别怕啊说著,几个人围住了包玉婷,淫亵的笑着:你的身材真好呀!

让咱们好好玩玩!

哈哈这三个中年男人,把包玉婷连拉带拽的拖进里面的卧室,接着把她扔到床上!

包玉婷还在努力的挣扎尖叫:救命!

放开我!

松手!

其中一个肥胖男人不耐烦了,伸手拿出把匕首,按在包玉婷的乳房根部,恶狠狠的低吼道:妈的小贱货!

~再叫老子就把你的这对肥奶子割下来!

~包玉婷只觉得乳房根部一阵冰凉,吓的立刻闭上了嘴。

肥胖男人坏笑着:小贱货!

~你他妈的再叫呀!

~哈哈他一边坏笑,一边刀锋一挑,把包玉婷的乳罩从中间挑断,包玉婷的一对处女玉乳立刻弹了出来!

包玉婷苗条的身材,却有一对比同龄女孩都丰满的乳房,虽然现在平躺在床上,可这对乳房还是傲然挺立。

肥胖男人一看眼都直了,伸出手用力握住包玉婷的一只乳房,开始用力的揉搓起来!

另一个光头男人也毫不客气的抓住包玉婷的另一只乳房,挤奶似的猛捏。

包玉婷只觉得两个乳房又胀又疼,连忙哀求他们:不要!

啊!

~快停下!

~不要了!

求求你们!

~轻一点!

啊!

骚货!

~奶子长的好大!

~真够劲!

哈哈!

贱货叫呀!

~包玉婷的坚挺乳房,让这两个男人抓得很满足,给他们一种饱满的充实感。

包玉婷强烈的反应,让他们更加的兴奋了。

这时三个男人都在床上,把包玉婷围在中间。

只见一张大床上,一个几乎全裸的苗条姑娘被三个中年男人围在当中,其中两个正兴奋的揉搓这个姑娘饱满的两个白嫩乳房,另一个则开始向下脱这姑娘身上唯一剩下的内裤!

包玉婷当然感到有人在撕扯自己的内裤,可她的手正按在两个粗鲁男人的手上,想把他们的大手从自己乳房上扯开,可不料,另一双大手猛的扯下了自己下身唯一的保护!

包玉婷尖叫一声:不要!

可她这声尖叫却把三个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身上!

包玉婷赶忙夹紧大腿,可一切都太迟了,那个男人用尽蛮力,把包玉婷的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向两边拉的大开,包玉婷两腿间的秘密在灯光下暴露得一清二楚!

包玉婷仰面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张的大开,墙上强烈的灯光把包玉婷神秘的阴部完全暴露在这群色狼面前。

他们三个贪婪的欣赏著这个美女的下身。

包玉婷倒三角形的浓密阴毛从阴埠一直延伸到大阴唇两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闭着,只有一点亮晶晶粘液从里面渗出来。

那个麻脸男人最先忍不住了,他跪在包玉婷两腿之间,把自己的内裤脱了,掏出一根超长的大炮!

这根30厘米的巨大肉棒,在灯光下发出乌黑的油光,在包玉婷白嫩的大腿内侧上下晃动,慢慢靠近包玉婷的阴唇!

包玉婷低头看见这么巨大的一根铁棒,吓的几乎晕过去,她用哭腔哀求麻脸:你的太大了!

~我会死的!

求求你不要!

啊!

麻脸兴奋的低吼:老子就是要你死!

骚货!

~叫呀!

~看老子怎么干死你!

在他的叫声中和包玉婷的哀求声中,麻脸把自己的龟头顶到了包玉婷的阴道口上,他还熟练的吐了点口水,抹在乌黑发亮的龟头上,然后他猛地把屁股向前一挺,一根乌黑的大肉棒顿时深深没入包玉婷的体内!

包玉婷只觉得阴道口一阵胀裂似的疼痛,忍不住:啊!

~好疼!

~不要!

~的尖叫起来,边叫还边猛蹬双腿,屁股左右乱扭,想摆脱他鸡巴的侵犯。

可这反而让麻脸兴奋异常,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30厘米的长鸡巴才戳进去10几厘米,包玉婷已经是银牙紧咬,香汗淋漓了。

被包玉婷阴道包裹住的那一部分鸡巴又温暖又湿润,好像被一张小嘴紧紧含住一样,外面的那一部分就更想进去了!

他把包玉婷的两条大腿抱在胸前,腰再向前一挺,在包玉婷噢~!

的一声尖叫里,剩下的10几厘米阳具完全插了进去,直抵包玉婷阴道的尽头!

麻脸这才满足的开始前后的活塞运动,一边小婊子!

~老子操烂你!

~噢!

的叫,一边低头看自己的大鸡巴在怎么奸淫这个性感的女孩:麻脸乌黑油亮的阳具把包玉婷少经人事的阴道口胀的大大的,被迫紧紧套在他青筋暴露的肉茎上,每一次他阳具的插入,都带着大小阴唇向里没入,每一次阳具的抽出,又带着包玉婷的大小阴唇向外翻开,还从里面带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

麻脸紧紧压在包玉婷曲线玲珑的裸体上,就像在做伏地挺身一样,把他那根30厘米的乌黑油亮的巨根直上直下的在包玉婷的下体里来回抽戳!

包玉婷娇嫩的下体都快被他操烂了,最先充血胀硬向外翻开的是包玉婷肥厚的大阴唇,两片长著浓密阴毛的大阴唇被操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袄被解开,露出了光滑的里子。

麻脸狠操的过程中,那两个中年人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贪婪的盯着包玉婷的下体,包玉婷的两片花瓣终于对他们张开,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他们已经忍不住开始搓揉自己的鸡巴。

包玉婷不断的哀叫着:不要!

~不求求求你!

不要!

~啊!

~请请你~饶了我~麻脸却不依不饶的冲刺著,一边用尽全身重量狠戳,一边吼叫:噢!

妈的好爽!

~小骚逼!

叫啊!

老子操死你!

噢!

麻脸突然感到包玉婷的阴道壁一阵痉挛,紧紧夹住了他的鸡巴,好像一张温暖小嘴不停的吮吸他的龟头,他低头一看,只见包玉婷眉头紧皱,全身绷紧,突然一股暖流从身下这个女孩的阴道口里涌出,一股股的白浆顺着阴唇的缝流到屁股上,床上,随即包玉婷浑身软的像滩烂泥,瘫在床上一动不动了,只剩下轻轻的喘息和呻吟!

包玉婷在他的强奸下,竟然达到性高潮,让麻脸男人兴奋异常,他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自己的鸡巴。

还不等包玉婷缓过气来,又一把搂住包玉婷的细腰,开始从包玉婷的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这个肌肉发达的中年人,就象个强力弹簧,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疯狂的捅、戳、插!

只见床上一个身材苗条性感的美女,被迫摆出性感姿势,任由屁股后面的男人,把他长长的肉茎,不停的戳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女生白色的浆液一股股的顺着她玉柱般的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

这个房间里不断传出一个女孩时高时低的呻吟,有时甚至是声嘶力竭的惨叫,更加不绝于耳的是几个男人野兽般的猛吼和无耻的淫笑。

肥胖子和光头在旁边淫笑着看麻脸奸淫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

呜呜!

不要!

求求你!

~啊!

~不要!

~呜呜包玉婷双手按在床上趴着,屁股淫荡的撅著,麻脸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

包玉婷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

他一边干著,一边用两只手揉捏著包玉婷前后乱晃的乳房。

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阴户的超长阳具。

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包玉婷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

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5公分,有着高耸乳房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阴道,而那根长木棍则是他30厘米的肉茎!

他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包玉婷肉嫩的阴道壁和他粗糙鸡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包玉婷淫浪的哼叫。

不要!

~鸡鸡巴太长了!

快停!

~啊!

~包玉婷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鸡巴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包玉婷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

不要!

饶–饶了我!

–顶到头了!

-别!

别再进了!

啊!

-停!

包玉婷突然的扭动让麻脸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

阴道这么短!

-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

—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

—我戳!

包玉婷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

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后退出来,包玉婷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

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时全都没入包玉婷体内,龟头凶狠的撞击著包玉婷的子宫口,包玉婷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

-啊……啊……好疼!

……啊…啊……啊……啊…快停下!

–饶了我…请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几个中年男人,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阳具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龟头终于戳进了包玉婷的子宫里,包玉婷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个多钟头后,包玉婷屁股后面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鸡巴,一股滚烫的白色浓浆全喷洒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屁股上。

光头早就忍不住了,他坐在床上,把已经瘫倒在床的包玉婷扶起来,包玉婷圆睁一双妙目,不知他想干什么,直到看见他胯见那根充血过度高高翘起的粗大鸡巴,才明白他想让自己坐在他腿上奸淫自己!

可包玉婷已经虚弱无力,只能任由光头摆布,光头淫笑着扶著包玉婷的细腰,让包玉婷的阴道口对准自己的龟头,慢慢的松手,让包玉婷身体的重量把自己的粗大鸡巴吞进去!

包玉婷只觉得两腿酸软,而他扶著自己腰的手慢慢松开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向下坐了下去,可要命的是一根火热的铁棒却从自己最娇嫩的阴道口里面趁势伸了进来!

包玉婷刚刚被麻脸强奸,阴道里满是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所以光头的阳具虽然特粗,却很顺利的一节一节的慢慢滑入包玉婷细小的阴道里。

光头等包玉婷已经完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才开始雄腰猛挺,把包玉婷向上狠顶。

噢!

骚货!

你的逼好滑啊!

包的老子的鸡巴这么紧!

~爽!

~不要!

噢!

~啊!

轻一点!

求你!

~在包玉婷的叫床声里,他开始不停不歇的上下活塞运动,他就像一头野兽,用尽蛮力把包玉婷向上一顶一顶,享受这其中阴茎和阴道摩擦的快感,以及身前这个女生娇柔的哼叫。

包玉婷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在上下剧烈颠簸的破车上,最痛苦的是还有一根粗大的铁棍插在自己的下身里面,胀的阴道一阵阵酸痛。

还有一件事包玉婷羞于启齿,她胸前的这对玉乳比同龄女孩都坚挺、肥大,平时是她最骄傲的部分,可跑步是这对乳房上下颤动的也特别厉害,每次都扯的她乳根一阵疼痛。

这次坐在光头大腿上,全身被他顶的几乎飞起来,乳房每晃一次,都扯的好疼。

可包玉婷还不敢叫出来,不然这几个禽兽般的中年男人,还不知会怎么样蹂躏自己的这对奶子。

包玉婷刚想到这里,却听见刚才那个在自己身上疯狂施暴的麻脸男人淫笑着对肥胖子说:你光看着干嘛!

这小妞的两个奶子这么上下的乱晃你就不想好好揉揉哈哈包玉婷一听几乎晕过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肥胖子把他的一双大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肥胖子的两个手挤奶似的揉挤著包玉婷性感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声叫着:哦!

–别!

轻轻一点!

疼!

啊!

麻脸笑骂道:妈的!

–胖子!

—你是在挤奶吧!

胖子兴奋的一句话不说,只顾著用力揉搓眼前这对高耸的乳峰,感受着这对乳房的热力和弹性。

光头已经在包玉婷的阴道里抽插了几百下,光头的鸡巴却还没有完全满足,只见阴茎表面血管青筋暴露,鸡巴的背面都可以看见鼓胀的尿道,里面不知已经积蓄了多少精液要在包玉婷的狭窄的肉洞里突然的喷射!

光头继续搂住坐在腿上的这个女孩的小蛮腰,鸡巴还在不停的向上狠顶,只不过他说的话越来越污秽,肉茎戳的越来越用力,节奏越来越快了!

小婊子!

—噢!

送上门让老子操!

真他妈爽!

-老子操死你!

—小骚货!

骚逼被操烂了吧!

–老子等会把你射上天花板去!

操死你个骚货!

–噢!

-终于在光头的吼叫声中,他的鸡巴在包玉婷柔滑的阴道里发射了。

鸡巴一阵剧烈的颤抖和抽搐,从他的膨胀的尿道里喷出已经憋了个把钟头的热精,滚烫的精液射在包玉婷被蹂躏了1个多小时的阴道壁上,包玉婷的阴道本能的一阵收缩,紧紧包住了光头还未软下去的肉茎,光头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被女孩温柔的小嘴紧紧含住似的,又是一阵酥麻,鸡巴忍不住又是一阵抖动,在包玉婷的阴道里吐出了最后一点浓精,这才完全软了下去。

他这才把已经被干的半死不活的女孩扔在床上,只见包玉婷白嫩的一对乳房被男人们揉搓的红肿胀大,比平时大出一圈,上面还糊满了男人的口水和白色的精液;红肿的两片大阴唇,就像两片蚌壳向外分的大开,里面的蚌肉一览无余,从最深处的肉洞里面,一股股的白色浓浆还在不停的涌出来!

肥胖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他们两个已经发泄完了,就急不可待的爬上床,用69式奸淫包玉婷!

包玉婷平躺在床上,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就看见一个肥胖的男人跨在自己脸上,一根热乎乎的肉根熟练的找到自己的嘴,猛地戳了进来!

而自己的两条大腿也被他拉的大开,不同的是阴唇上下被一条柔软的东西来回的舔弄。

包玉婷敏感的下体被肥胖子分的大开,他把舌头在大小阴唇上来回舔弄,同时享受着鸡巴在包玉婷嘴里抽动的快感。

包玉婷敏感的阴蒂被他熟练的玩弄,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包玉婷剧烈的扭动身体,可肥胖子的舌头还是毫不留情的深入到了包玉婷的阴道里面,并且还常常淫亵的翻开包玉婷的大阴唇,把舌头在包玉婷光滑的大阴唇的内侧来回的舔,包玉婷被他刺激的淫水如浆般狂流不止,他一边舔包玉婷的阴唇,一边挺动腰部,把自己的阳具在包玉婷的嘴里来回的抽动,感受着让这样一个美女给自己口交的快乐。

包玉婷在他跨下无力的扭动,用手握住他粗大鸡巴的根部,被迫含住他铁硬的龟头,屈辱的泪水从白皙的脸上流下来。

包玉婷还从没有含过男人这么大的龟头,就像一个铁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里,热乎乎的,还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惺骚的液体到自己嘴里,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动的吞吐著身上这个肥胖中年人的鸡巴,不过这个男人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下插入、再插入!

很快,包玉婷觉得嘴里的这根硬梆梆的肉茎,好像在一阵阵的抽搐了,难道他要—要射了!

—包玉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心,忙用力的把头向后仰,想把嘴里这个腥臭的鸡巴吐出去。

可身上这个男人却更快更猛地在她嘴里猛插起来!

噢-舒服!

小婊子!

-你的嘴巴好紧!

好小啊!

爽死了!

肥胖子舒服的叫着,突然他猛力的动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

包玉婷也就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嘴里的那根铁棒前端,猛的喷出一股热流,灌进自己嘴里。

铁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机关枪似的发射出一股滚烫的热精。

包玉婷的嘴里哪容的下这么多精液,大部分都顺着她的嘴角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身上这个男人才把他已经软绵绵的鸡巴从包玉婷嘴里抽出来,包玉婷白净的面庞上,嘴角上,长发上都粘满了刚才他射出的男性脏物,显得包玉婷的脸更加的淫糜了!

麻脸这时早恢复了精力,他那根30厘米的巨根再一次暴起,恶狠狠的对准了包玉婷赤条条的身体。

他兴奋的把包玉婷从床上拉起来,从背后紧紧抱住包玉婷,他那根滚热的肉茎正好紧贴在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他淫亵的把阴茎在包玉婷浑圆上翘的屁股上来回摩擦著:小骚货!

屁股长的真翘呀!

~包玉婷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只有任由他玩弄自己:求求你不要!

可麻脸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包玉婷苗条性感的身体,让他兴奋异常。

他握住自己那根巨根的末端,把龟头沿着包玉婷的屁股缝向里探索,熟练的找到了那个黄豆粒大小的肉洞入口,洞口还湿乎乎的,他屁股一抬,长长的鸡巴像条乌黑的大蛇深深的钻进包玉婷细小的肉孔里面!

麻脸搂着包玉婷的细腰,从旁边的大镜子里看自己奸淫身前这个美女的全过程: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美女赤裸裸的紧贴在一起,中年男人胯下一根超长的乌黑鸡巴不停的在女孩的屁股后面进进出出,每一次的进出都让女孩啊!

不要!

的尖叫不止。

麻脸用这种站立的姿势奸淫包玉婷,虽然他的鸡巴不能插的很深,可插入的角度不同,让他粗硬的鸡巴剧烈的摩擦著包玉婷最敏感的阴道前端,包玉婷很快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不要~好胀啊~求求你!

不要!

~啊骚货!

叫的真好听!

是不是这样干的爽呀!

~贱婊子!

~麻脸显然对包玉婷的反应很满意,下面那个东西干的也更快,更猛了!

他两只手伸到包玉婷胸前,抓住包玉婷那两个晃晃荡荡的肉球,鸡巴则在包玉婷紧绷的下身里面来回的抽动,包玉婷的淫水丝丝缕缕的顺着和他的性器结合处向下流。

很快这种姿势就让麻脸不满足了,他需要更大的冲击和生理上的满足。

他把包玉婷放到床边,让包玉婷上半身趴在床上,这样他的鸡巴的高度和包玉婷阴道口的高度正好差不多,方便他前后直来直去的猛戳。

他兴奋的扶住包玉婷细细的腰身,开始像加足马力的火车头向前猛冲!

只见那根长长的阳具快速的没入,又立刻抽出,狠狠撞击包玉婷浑圆的屁股。

包玉婷几乎是哭叫着:慢一点!

~不要!

~求你!

轻一点点啊!

麻脸完全陶醉了,他野兽似的吼叫:哦!

~妈的真爽!

老子要操死你!

他的手紧紧抓着包玉婷屁股上的肥肉,低头看着自己那根肉茎飞快的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冲击著这娇柔的美女。

他觉得腰有点累的时候,身体就停下不动,两手抱着包玉婷的细腰,向自己怀里猛带,包玉婷就象是穿在竹签上的肥肉,被他这样来回的拖来推去的奸淫取乐!

包玉婷都不明白为什么男人看见她的裸体就只有兽性的发泄。

尤其是屁股后面的麻脸,他就象是一个机器人似的,不停的雄腰猛挺,带动他那根巨大的肉茎,猛的向前刺出,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包玉婷雪白的屁股,撞的是啪啪做响。

他好像还不满足似的,有时还用手拍击包玉婷浑圆的屁股,在包玉婷的啊!

—啊!

-的尖叫声里,他得到了更大的满足,可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却留下一个个微红的掌印。

他这样的猛戳了大概半个钟头,一阵快意从他的龟头传出来,他再用力的戳了几下,终于精门大开,浓浓的精液灌进了包玉婷的阴道里。

包玉婷觉得阴道里那根硬梆梆的肉棍开始剧烈的抽搐、抖动,热乎乎的液体流进了自己阴道的深处,随之像滩烂泥似的倒在床上。

肥胖子和光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比A片还精彩的真人表演,早已忍耐不住,把已经被蹂躏的半死的包玉婷抱起来,一前一后的两根阳具同时捅进包玉婷的身体里面,不同的是肥胖子的鸡巴进到包玉婷的屁股后面,而光头的阳具则进到包玉婷的小嘴里。

包玉婷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肥胖男人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鸡巴从背后不停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子剧烈晃动。

在她前面,光头将鸡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包玉婷看样子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着眉头,“嗯嗯嗯嗯”

的不停哼著。

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肥胖子和光头都快要泄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啊…啊!…”

,包玉婷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

几乎同时,两人将精液分别喷在包玉婷的脸上和屁股上。

这个时候,包玉婷已经高潮了四,五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

但他们还不准备放过包玉婷,麻脸先拿了矿泉水给她喝,喝完休息约20分钟,才稍微恢复了体力,他们三个人就站到包玉婷面前,要包玉婷跪着替他们吹喇叭,吸著吸著3根鸡巴又都硬梆梆了。

包玉婷轮流用嘴套弄他们的鸡巴,两只手还要替其余两人打手枪,忙得包玉婷香汗淋漓。

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轮番上阵,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两人在强奸包玉婷,干的包玉婷淫声充斥小出租屋内,泄了又泄,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包玉婷快要虚脱,他们才会让包玉婷稍事休息,但一等包玉婷回过气,他们就又摸又舔的撩起包玉婷的性欲,接着自然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干的包玉婷半夜都在“大鸡巴…”

“求求你…”

“要死了…”

不停乱叫。

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包玉婷还被带到窗户边,面对着窗外的小路和对面的房子,站着被光头插到高潮,最后将精液喷的包玉婷脸上,头发到处都是。

一直到包玉婷被干的昏过去,他们这才放过包玉婷,把这个快要虚脱的性感玉女扔在床上,他们满足的扬长而去。

走的时候灯都不关,门也大开着。

包玉婷一个人在学校边上租了一间房,因为地处偏僻,所以很清净,没人打扰。

她从叔叔家逃回来,就躺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天。

过了几天,身体上的不适才渐渐消失。

这天她从学校图书馆回来,天很热,就直接走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包玉婷穿好胸罩和内裤,就走了出来,可一抬头就看见小客厅的沙发上竟坐了三个陌生男人!

包玉婷吓的尖叫来:你们!

你们是什么人?!

怎么进来的?!

包玉婷刚洗完澡,一头长发湿淋淋的搭在肩上,被淡黄色胸罩紧紧包住的一对奶子,高耸入云,随着她紧张的呼吸上下起伏;薄薄的内裤下隐隐透出一丛黑影,那是她浓密的阴毛;修长的两条大腿洁白无暇,如同两条玉柱。

这三个男人却不怀好意的盯着包玉婷淫笑着:咱们都是你叔叔的朋友,这可是你这里的钥匙!

哈哈!

小美人,别怕啊说著,几个人围住了包玉婷,淫亵的笑着:你的身材真好呀!

让咱们好好玩玩!

哈哈这三个中年男人,把包玉婷连拉带拽的拖进里面的卧室,接着把她扔到床上!

包玉婷还在努力的挣扎尖叫:救命!

放开我!

松手!

其中一个肥胖男人不耐烦了,伸手拿出把匕首,按在包玉婷的乳房根部,恶狠狠的低吼道:妈的小贱货!

~再叫老子就把你的这对肥奶子割下来!

~包玉婷只觉得乳房根部一阵冰凉,吓的立刻闭上了嘴。

肥胖男人坏笑着:小贱货!

~你他妈的再叫呀!

~哈哈他一边坏笑,一边刀锋一挑,把包玉婷的乳罩从中间挑断,包玉婷的一对处女玉乳立刻弹了出来!

包玉婷苗条的身材,却有一对比同龄女孩都丰满的乳房,虽然现在平躺在床上,可这对乳房还是傲然挺立。

肥胖男人一看眼都直了,伸出手用力握住包玉婷的一只乳房,开始用力的揉搓起来!

另一个光头男人也毫不客气的抓住包玉婷的另一只乳房,挤奶似的猛捏。

包玉婷只觉得两个乳房又胀又疼,连忙哀求他们:不要!

啊!

~快停下!

~不要了!

求求你们!

~轻一点!

啊!

骚货!

~奶子长的好大!

~真够劲!

哈哈!

贱货叫呀!

~包玉婷的坚挺乳房,让这两个男人抓得很满足,给他们一种饱满的充实感。

包玉婷强烈的反应,让他们更加的兴奋了。

这时三个男人都在床上,把包玉婷围在中间。

只见一张大床上,一个几乎全裸的苗条姑娘被三个中年男人围在当中,其中两个正兴奋的揉搓这个姑娘饱满的两个白嫩乳房,另一个则开始向下脱这姑娘身上唯一剩下的内裤!

包玉婷当然感到有人在撕扯自己的内裤,可她的手正按在两个粗鲁男人的手上,想把他们的大手从自己乳房上扯开,可不料,另一双大手猛的扯下了自己下身唯一的保护!

包玉婷尖叫一声:不要!

可她这声尖叫却把三个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身上!

包玉婷赶忙夹紧大腿,可一切都太迟了,那个男人用尽蛮力,把包玉婷的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向两边拉的大开,包玉婷两腿间的秘密在灯光下暴露得一清二楚!

包玉婷仰面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张的大开,墙上强烈的灯光把包玉婷神秘的阴部完全暴露在这群色狼面前。

他们三个贪婪的欣赏著这个美女的下身。

包玉婷倒三角形的浓密阴毛从阴埠一直延伸到大阴唇两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闭着,只有一点亮晶晶粘液从里面渗出来。

那个麻脸男人最先忍不住了,他跪在包玉婷两腿之间,把自己的内裤脱了,掏出一根超长的大炮!

这根30厘米的巨大肉棒,在灯光下发出乌黑的油光,在包玉婷白嫩的大腿内侧上下晃动,慢慢靠近包玉婷的阴唇!

包玉婷低头看见这么巨大的一根铁棒,吓的几乎晕过去,她用哭腔哀求麻脸:你的太大了!

~我会死的!

求求你不要!

啊!

麻脸兴奋的低吼:老子就是要你死!

骚货!

~叫呀!

~看老子怎么干死你!

在他的叫声中和包玉婷的哀求声中,麻脸把自己的龟头顶到了包玉婷的阴道口上,他还熟练的吐了点口水,抹在乌黑发亮的龟头上,然后他猛地把屁股向前一挺,一根乌黑的大肉棒顿时深深没入包玉婷的体内!

包玉婷只觉得阴道口一阵胀裂似的疼痛,忍不住:啊!

~好疼!

~不要!

~的尖叫起来,边叫还边猛蹬双腿,屁股左右乱扭,想摆脱他鸡巴的侵犯。

可这反而让麻脸兴奋异常,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30厘米的长鸡巴才戳进去10几厘米,包玉婷已经是银牙紧咬,香汗淋漓了。

被包玉婷阴道包裹住的那一部分鸡巴又温暖又湿润,好像被一张小嘴紧紧含住一样,外面的那一部分就更想进去了!

他把包玉婷的两条大腿抱在胸前,腰再向前一挺,在包玉婷噢~!

的一声尖叫里,剩下的10几厘米阳具完全插了进去,直抵包玉婷阴道的尽头!

麻脸这才满足的开始前后的活塞运动,一边小婊子!

~老子操烂你!

~噢!

的叫,一边低头看自己的大鸡巴在怎么奸淫这个性感的女孩:麻脸乌黑油亮的阳具把包玉婷少经人事的阴道口胀的大大的,被迫紧紧套在他青筋暴露的肉茎上,每一次他阳具的插入,都带着大小阴唇向里没入,每一次阳具的抽出,又带着包玉婷的大小阴唇向外翻开,还从里面带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

麻脸紧紧压在包玉婷曲线玲珑的裸体上,就像在做伏地挺身一样,把他那根30厘米的乌黑油亮的巨根直上直下的在包玉婷的下体里来回抽戳!

包玉婷娇嫩的下体都快被他操烂了,最先充血胀硬向外翻开的是包玉婷肥厚的大阴唇,两片长著浓密阴毛的大阴唇被操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袄被解开,露出了光滑的里子。

麻脸狠操的过程中,那两个中年人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贪婪的盯着包玉婷的下体,包玉婷的两片花瓣终于对他们张开,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他们已经忍不住开始搓揉自己的鸡巴。

包玉婷不断的哀叫着:不要!

~不求求求你!

不要!

~啊!

~请请你~饶了我~麻脸却不依不饶的冲刺著,一边用尽全身重量狠戳,一边吼叫:噢!

妈的好爽!

~小骚逼!

叫啊!

老子操死你!

噢!

麻脸突然感到包玉婷的阴道壁一阵痉挛,紧紧夹住了他的鸡巴,好像一张温暖小嘴不停的吮吸他的龟头,他低头一看,只见包玉婷眉头紧皱,全身绷紧,突然一股暖流从身下这个女孩的阴道口里涌出,一股股的白浆顺着阴唇的缝流到屁股上,床上,随即包玉婷浑身软的像滩烂泥,瘫在床上一动不动了,只剩下轻轻的喘息和呻吟!

包玉婷在他的强奸下,竟然达到性高潮,让麻脸男人兴奋异常,他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自己的鸡巴。

还不等包玉婷缓过气来,又一把搂住包玉婷的细腰,开始从包玉婷的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这个肌肉发达的中年人,就象个强力弹簧,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疯狂的捅、戳、插!

只见床上一个身材苗条性感的美女,被迫摆出性感姿势,任由屁股后面的男人,把他长长的肉茎,不停的戳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女生白色的浆液一股股的顺着她玉柱般的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

这个房间里不断传出一个女孩时高时低的呻吟,有时甚至是声嘶力竭的惨叫,更加不绝于耳的是几个男人野兽般的猛吼和无耻的淫笑。

肥胖子和光头在旁边淫笑着看麻脸奸淫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

呜呜!

不要!

求求你!

~啊!

~不要!

~呜呜包玉婷双手按在床上趴着,屁股淫荡的撅著,麻脸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

包玉婷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

他一边干著,一边用两只手揉捏著包玉婷前后乱晃的乳房。

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阴户的超长阳具。

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包玉婷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

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5公分,有着高耸乳房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阴道,而那根长木棍则是他30厘米的肉茎!

他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包玉婷肉嫩的阴道壁和他粗糙鸡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包玉婷淫浪的哼叫。

不要!

~鸡鸡巴太长了!

快停!

~啊!

~包玉婷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鸡巴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包玉婷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

不要!

饶–饶了我!

–顶到头了!

-别!

别再进了!

啊!

-停!

包玉婷突然的扭动让麻脸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

阴道这么短!

-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

—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

—我戳!

包玉婷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

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后退出来,包玉婷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

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时全都没入包玉婷体内,龟头凶狠的撞击著包玉婷的子宫口,包玉婷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

-啊……啊……好疼!

……啊…啊……啊……啊…快停下!

–饶了我…请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几个中年男人,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阳具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龟头终于戳进了包玉婷的子宫里,包玉婷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个多钟头后,包玉婷屁股后面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鸡巴,一股滚烫的白色浓浆全喷洒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屁股上。

光头早就忍不住了,他坐在床上,把已经瘫倒在床的包玉婷扶起来,包玉婷圆睁一双妙目,不知他想干什么,直到看见他胯见那根充血过度高高翘起的粗大鸡巴,才明白他想让自己坐在他腿上奸淫自己!

可包玉婷已经虚弱无力,只能任由光头摆布,光头淫笑着扶著包玉婷的细腰,让包玉婷的阴道口对准自己的龟头,慢慢的松手,让包玉婷身体的重量把自己的粗大鸡巴吞进去!

包玉婷只觉得两腿酸软,而他扶著自己腰的手慢慢松开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向下坐了下去,可要命的是一根火热的铁棒却从自己最娇嫩的阴道口里面趁势伸了进来!

包玉婷刚刚被麻脸强奸,阴道里满是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所以光头的阳具虽然特粗,却很顺利的一节一节的慢慢滑入包玉婷细小的阴道里。

光头等包玉婷已经完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才开始雄腰猛挺,把包玉婷向上狠顶。

噢!

骚货!

你的逼好滑啊!

包的老子的鸡巴这么紧!

~爽!

~不要!

噢!

~啊!

轻一点!

求你!

~在包玉婷的叫床声里,他开始不停不歇的上下活塞运动,他就像一头野兽,用尽蛮力把包玉婷向上一顶一顶,享受这其中阴茎和阴道摩擦的快感,以及身前这个女生娇柔的哼叫。

包玉婷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在上下剧烈颠簸的破车上,最痛苦的是还有一根粗大的铁棍插在自己的下身里面,胀的阴道一阵阵酸痛。

还有一件事包玉婷羞于启齿,她胸前的这对玉乳比同龄女孩都坚挺、肥大,平时是她最骄傲的部分,可跑步是这对乳房上下颤动的也特别厉害,每次都扯的她乳根一阵疼痛。

这次坐在光头大腿上,全身被他顶的几乎飞起来,乳房每晃一次,都扯的好疼。

可包玉婷还不敢叫出来,不然这几个禽兽般的中年男人,还不知会怎么样蹂躏自己的这对奶子。

包玉婷刚想到这里,却听见刚才那个在自己身上疯狂施暴的麻脸男人淫笑着对肥胖子说:你光看着干嘛!

这小妞的两个奶子这么上下的乱晃你就不想好好揉揉哈哈包玉婷一听几乎晕过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肥胖子把他的一双大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肥胖子的两个手挤奶似的揉挤著包玉婷性感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声叫着:哦!

–别!

轻轻一点!

疼!

啊!

麻脸笑骂道:妈的!

–胖子!

—你是在挤奶吧!

胖子兴奋的一句话不说,只顾著用力揉搓眼前这对高耸的乳峰,感受着这对乳房的热力和弹性。

光头已经在包玉婷的阴道里抽插了几百下,光头的鸡巴却还没有完全满足,只见阴茎表面血管青筋暴露,鸡巴的背面都可以看见鼓胀的尿道,里面不知已经积蓄了多少精液要在包玉婷的狭窄的肉洞里突然的喷射!

光头继续搂住坐在腿上的这个女孩的小蛮腰,鸡巴还在不停的向上狠顶,只不过他说的话越来越污秽,肉茎戳的越来越用力,节奏越来越快了!

小婊子!

—噢!

送上门让老子操!

真他妈爽!

-老子操死你!

—小骚货!

骚逼被操烂了吧!

–老子等会把你射上天花板去!

操死你个骚货!

–噢!

-终于在光头的吼叫声中,他的鸡巴在包玉婷柔滑的阴道里发射了。

鸡巴一阵剧烈的颤抖和抽搐,从他的膨胀的尿道里喷出已经憋了个把钟头的热精,滚烫的精液射在包玉婷被蹂躏了1个多小时的阴道壁上,包玉婷的阴道本能的一阵收缩,紧紧包住了光头还未软下去的肉茎,光头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被女孩温柔的小嘴紧紧含住似的,又是一阵酥麻,鸡巴忍不住又是一阵抖动,在包玉婷的阴道里吐出了最后一点浓精,这才完全软了下去。

他这才把已经被干的半死不活的女孩扔在床上,只见包玉婷白嫩的一对乳房被男人们揉搓的红肿胀大,比平时大出一圈,上面还糊满了男人的口水和白色的精液;红肿的两片大阴唇,就像两片蚌壳向外分的大开,里面的蚌肉一览无余,从最深处的肉洞里面,一股股的白色浓浆还在不停的涌出来!

肥胖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他们两个已经发泄完了,就急不可待的爬上床,用69式奸淫包玉婷!

包玉婷平躺在床上,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就看见一个肥胖的男人跨在自己脸上,一根热乎乎的肉根熟练的找到自己的嘴,猛地戳了进来!

而自己的两条大腿也被他拉的大开,不同的是阴唇上下被一条柔软的东西来回的舔弄。

包玉婷敏感的下体被肥胖子分的大开,他把舌头在大小阴唇上来回舔弄,同时享受着鸡巴在包玉婷嘴里抽动的快感。

包玉婷敏感的阴蒂被他熟练的玩弄,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包玉婷剧烈的扭动身体,可肥胖子的舌头还是毫不留情的深入到了包玉婷的阴道里面,并且还常常淫亵的翻开包玉婷的大阴唇,把舌头在包玉婷光滑的大阴唇的内侧来回的舔,包玉婷被他刺激的淫水如浆般狂流不止,他一边舔包玉婷的阴唇,一边挺动腰部,把自己的阳具在包玉婷的嘴里来回的抽动,感受着让这样一个美女给自己口交的快乐。

包玉婷在他跨下无力的扭动,用手握住他粗大鸡巴的根部,被迫含住他铁硬的龟头,屈辱的泪水从白皙的脸上流下来。

包玉婷还从没有含过男人这么大的龟头,就像一个铁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里,热乎乎的,还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惺骚的液体到自己嘴里,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动的吞吐著身上这个肥胖中年人的鸡巴,不过这个男人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下插入、再插入!

很快,包玉婷觉得嘴里的这根硬梆梆的肉茎,好像在一阵阵的抽搐了,难道他要—要射了!

—包玉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心,忙用力的把头向后仰,想把嘴里这个腥臭的鸡巴吐出去。

可身上这个男人却更快更猛地在她嘴里猛插起来!

噢-舒服!

小婊子!

-你的嘴巴好紧!

好小啊!

爽死了!

肥胖子舒服的叫着,突然他猛力的动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

包玉婷也就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嘴里的那根铁棒前端,猛的喷出一股热流,灌进自己嘴里。

铁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机关枪似的发射出一股滚烫的热精。

包玉婷的嘴里哪容的下这么多精液,大部分都顺着她的嘴角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身上这个男人才把他已经软绵绵的鸡巴从包玉婷嘴里抽出来,包玉婷白净的面庞上,嘴角上,长发上都粘满了刚才他射出的男性脏物,显得包玉婷的脸更加的淫糜了!

麻脸这时早恢复了精力,他那根30厘米的巨根再一次暴起,恶狠狠的对准了包玉婷赤条条的身体。

他兴奋的把包玉婷从床上拉起来,从背后紧紧抱住包玉婷,他那根滚热的肉茎正好紧贴在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他淫亵的把阴茎在包玉婷浑圆上翘的屁股上来回摩擦著:小骚货!

屁股长的真翘呀!

~包玉婷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只有任由他玩弄自己:求求你不要!

可麻脸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包玉婷苗条性感的身体,让他兴奋异常。

他握住自己那根巨根的末端,把龟头沿着包玉婷的屁股缝向里探索,熟练的找到了那个黄豆粒大小的肉洞入口,洞口还湿乎乎的,他屁股一抬,长长的鸡巴像条乌黑的大蛇深深的钻进包玉婷细小的肉孔里面!

麻脸搂着包玉婷的细腰,从旁边的大镜子里看自己奸淫身前这个美女的全过程: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美女赤裸裸的紧贴在一起,中年男人胯下一根超长的乌黑鸡巴不停的在女孩的屁股后面进进出出,每一次的进出都让女孩啊!

不要!

的尖叫不止。

麻脸用这种站立的姿势奸淫包玉婷,虽然他的鸡巴不能插的很深,可插入的角度不同,让他粗硬的鸡巴剧烈的摩擦著包玉婷最敏感的阴道前端,包玉婷很快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不要~好胀啊~求求你!

不要!

~啊骚货!

叫的真好听!

是不是这样干的爽呀!

~贱婊子!

~麻脸显然对包玉婷的反应很满意,下面那个东西干的也更快,更猛了!

他两只手伸到包玉婷胸前,抓住包玉婷那两个晃晃荡荡的肉球,鸡巴则在包玉婷紧绷的下身里面来回的抽动,包玉婷的淫水丝丝缕缕的顺着和他的性器结合处向下流。

很快这种姿势就让麻脸不满足了,他需要更大的冲击和生理上的满足。

他把包玉婷放到床边,让包玉婷上半身趴在床上,这样他的鸡巴的高度和包玉婷阴道口的高度正好差不多,方便他前后直来直去的猛戳。

他兴奋的扶住包玉婷细细的腰身,开始像加足马力的火车头向前猛冲!

只见那根长长的阳具快速的没入,又立刻抽出,狠狠撞击包玉婷浑圆的屁股。

包玉婷几乎是哭叫着:慢一点!

~不要!

~求你!

轻一点点啊!

麻脸完全陶醉了,他野兽似的吼叫:哦!

~妈的真爽!

老子要操死你!

他的手紧紧抓着包玉婷屁股上的肥肉,低头看着自己那根肉茎飞快的在包玉婷的屁股后面冲击著这娇柔的美女。

他觉得腰有点累的时候,身体就停下不动,两手抱着包玉婷的细腰,向自己怀里猛带,包玉婷就象是穿在竹签上的肥肉,被他这样来回的拖来推去的奸淫取乐!

包玉婷都不明白为什么男人看见她的裸体就只有兽性的发泄。

尤其是屁股后面的麻脸,他就象是一个机器人似的,不停的雄腰猛挺,带动他那根巨大的肉茎,猛的向前刺出,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包玉婷雪白的屁股,撞的是啪啪做响。

他好像还不满足似的,有时还用手拍击包玉婷浑圆的屁股,在包玉婷的啊!

—啊!

-的尖叫声里,他得到了更大的满足,可包玉婷白嫩的屁股上却留下一个个微红的掌印。

他这样的猛戳了大概半个钟头,一阵快意从他的龟头传出来,他再用力的戳了几下,终于精门大开,浓浓的精液灌进了包玉婷的阴道里。

包玉婷觉得阴道里那根硬梆梆的肉棍开始剧烈的抽搐、抖动,热乎乎的液体流进了自己阴道的深处,随之像滩烂泥似的倒在床上。

肥胖子和光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比A片还精彩的真人表演,早已忍耐不住,把已经被蹂躏的半死的包玉婷抱起来,一前一后的两根阳具同时捅进包玉婷的身体里面,不同的是肥胖子的鸡巴进到包玉婷的屁股后面,而光头的阳具则进到包玉婷的小嘴里。

包玉婷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肥胖男人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鸡巴从背后不停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子剧烈晃动。

在她前面,光头将鸡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包玉婷看样子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着眉头,“嗯嗯嗯嗯”

的不停哼著。

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肥胖子和光头都快要泄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啊…啊!…”

,包玉婷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

几乎同时,两人将精液分别喷在包玉婷的脸上和屁股上。

这个时候,包玉婷已经高潮了四,五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

但他们还不准备放过包玉婷,麻脸先拿了矿泉水给她喝,喝完休息约20分钟,才稍微恢复了体力,他们三个人就站到包玉婷面前,要包玉婷跪着替他们吹喇叭,吸著吸著3根鸡巴又都硬梆梆了。

包玉婷轮流用嘴套弄他们的鸡巴,两只手还要替其余两人打手枪,忙得包玉婷香汗淋漓。

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轮番上阵,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两人在强奸包玉婷,干的包玉婷淫声充斥小出租屋内,泄了又泄,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包玉婷快要虚脱,他们才会让包玉婷稍事休息,但一等包玉婷回过气,他们就又摸又舔的撩起包玉婷的性欲,接着自然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干的包玉婷半夜都在“大鸡巴…”

“求求你…”

“要死了…”

不停乱叫。

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包玉婷还被带到窗户边,面对着窗外的小路和对面的房子,站着被光头插到高潮,最后将精液喷的包玉婷脸上,头发到处都是。

一直到包玉婷被干的昏过去,他们这才放过包玉婷,把这个快要虚脱的性感玉女扔在床上,他们满足的扬长而去。

走的时候灯都不关,门也大开着。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